搜尋
美容

我乃天地一漁翁

by aoansgasg 中國1 年前

寫漁翁的詩最喜歡唐代張志和的《漁歌子》,詞雲:“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這是一首清空的小令,一幅沖淡的水墨,一份超逸世外的閑逸。一漁童,一樵青,一個煙波釣徒幾點淡墨潑出一江山水,斜風細雨暈染著多情的江南。

釣徒之意不在魚,在於青山綠水,在於這世外的咖啡機閑情。無鉤,無餌,無心,釣明月,釣夕陽,釣一江山水。其實要釣的,是一個“閑”字,一個“禪”字。詩意棲居,煙波之中,醉心的是那份淡泊,那份澄淨,那份亙古的寧靜。

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是一種境界。讓靈魂詩意地棲居於山水之間,尋找世外桃源,是一種骨子裏的浪漫。有的人骨子裏,天生就有這種浪漫,只有這樣,才能感悟佛陀的:“天上天下,唯吾獨尊”的內涵與深意。

淳樸,古拙,淡泊,深遠。閒居山林,逍遙河上,也許人只有擺脫了物欲的禁錮,才能讓靈魂得到飛升。不識字煙波釣叟,傲殺人見萬戶侯;閒居山野的隱士,羞煞世上名利客。

斜風細雨,江南春色,落英繽紛。春水媚,綠波盈,青山橫,白鷺飛。披蓑戴笠,心逐白雲,意隨魚戲,行到水窮,坐看雲起,臥聽風韻松濤。不須歸,不須歸,只任心靈,放逐在深愛的自然裏,忘世忘機。

《芥子園畫譜》雲:“與山水有顧盼,人似看山,山亦似俯而看人”。司空圖《詩品沖淡》說:“遇之非深,即之逾稀。”空靈天真,非性情中人而不能為。梅妻鶴子友麋鹿,是怎樣一種超逸?

其次是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這是一Nespresso Pixie Clips 咖啡機首禪詩,空靈,寂靜,天地之間,只餘一人,是一種“空”的境界。我頗喜歡這種境界,萬籟俱寂,天地一色。大雪遮蓋了一切,心也變得沉靜,不言不語,就這麼靜,仿佛時間凝固,空間消逝,空無一物。

柳子的《漁翁》:“漁翁夜傍西岩宿,曉汲清湘燃楚竹。煙銷日出不見人,欸乃一聲山水綠。回看天際下中流,岩上無心雲相逐。”也風流蘊藉,天下獨步。西岩就是現在零陵的朝陽岩,岩石怪異陡峭,高聳江岸,古樹蒼蒼,翠竹蓊鬱。內有Nespresso一洞,洞徑數米,深數百米,居於洞中,聽水潺潺,與神仙無異,可謂是一種享受。傍西岩,枕水眠,人生一大快事!

最妙的是“欸乃一聲山水綠”、“岩上無心雲相逐”,不知姓名,無有歸處,人生如此,複夫何求?

aoansgasg
名稱
電郵
留言
SalaD blog 發掘你的日誌,讓好 Blog 感染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