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遊記] 上海 四行倉庫

by bluehero 台灣2 年前

  

還是學生的時候,讀歷史最令人揪心的莫過於我國的近代史,從1911革命成功建國以來,我國歷經了許多劫難,從抗日到國共內戰,最後失去大陸領土轉進台灣,風雨飄搖過了一百年。百年以來,對我國影響最大的或許還是抗日戰爭,如果沒有抗日戰爭的話,那現在可能就沒有中共政權的存在了,當我還是個年輕的小憤青時,對於日軍侵華這段歷史還真是無法釋懷,每每看著舊版的中華民國全圖再對照現實的領土,往往想起了杭州岳飛廟裡頭那幅還我河山的匾額。

 

唉,可惜現在還我河山早已經是個奢望,不要送人河山就阿彌陀佛了。以前讀抗日的歷史,最令人熱淚盈眶的莫過於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以及四行倉庫八百壯士的往事。關於十萬青年十萬軍,我母校政治大學文學院前的精神堡壘,就是紀念當年政大的老學長們響應十萬青年十萬軍而去從軍報國的紀念碑。那個精神堡壘立在那裡我從未注意過,還是上了一個大陸老師的課我才知道。

 

這次到了上海,主要都去一些之前沒去過的地方,在離開上海前,跑來蘇州河北岸的四行倉庫。四行倉庫是金城銀行、中南銀行、大陸銀行、鹽業銀行四家銀行合資建造的倉庫,在中國抗日戰爭史上擁有重要的地位。當年日本發動七七事變全面侵華後,隨即在上海發動八一三事變,國軍在上海抗日日漸困難,最後決定西撤,同時留下一部分部隊留守,一方面是拖延日軍進攻;另一方面則是為了表示讓國際社會看見國軍抗日決心的政治目的。幾經協商,最後由謝晉元團長率領八十八師五二四團的第一營留守四行倉庫,也就是後來著名的四行倉庫八百壯士,不過其實部隊人數是414人,八百人是號稱,一方面是要迷惑日軍;另一方面也是告訴楊惠敏並通告全國。

 

四行倉庫在蘇州河北岸,但我來的這個四行倉庫其實只是倉庫建築群中的其中一棟,並非歷史上發生保衛戰的地點,真正的遺址是在旁邊六層樓的水泥建築,靠近現今的西藏北路橋頭,現在仍然被使用中。一樓有一處被闢為紀念館,但規模很小,周圍許多地名被改以晉元為名,像是晉元路、晉元公園,這是為了紀念謝晉元團長。

 

蘇州河畔,蘇州河有點像高雄愛河,也是有點臭味,據說當年楊惠敏就是游過這條河送國旗到四行倉庫,然而事實上她好像不是游泳過河,而是從橋上走過去。河的北岸為日軍佔領區,國軍只佔據了四行倉庫,而河的南岸則是外國租界,當時日軍顧慮外國勢力,不敢用海軍船炮攻擊四行倉庫,怕誤傷到蘇州河對岸的外國租界,因此四行倉庫才有機會死守下來。

 

歷史的部份就不多說了,反正也都是明日黃花,而且四行倉庫八百壯士以及楊惠敏送國旗的故事很大部分也是出自於政治宣傳的目的,當然一方面也是鼓舞了當時抗戰的民心與軍心。但可以想像在當年那種戰況之下,一支孤軍守在倉庫,看著冉冉上升在風中飄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那種場面真是太悲壯了。只可惜大多數人只看得到八百壯士在四行倉庫的英勇事蹟,其實撤退之後的這支孤軍下場蠻淒慘的,團長謝晉元在1941年4月24日遭受被汪精衛政權收買的士兵刺殺身亡,事後被追贈少將軍銜,據說超過了10萬人參加他的喪禮。而其他守軍在後來的抗日戰爭中,部分被日本俘虜,送至各地當苦工,或是逃出之後回到國軍繼續抗日,總之,這支孤軍雖然在四行倉庫的事蹟引人熱淚,但事後的遭遇卻是令人心酸。

 

最尷尬的是我後來才知道原來我來錯地方了,真正發生戰爭的四行倉庫是隔壁那一棟六層樓的建築,我來的這一棟紅磚外牆的只是倉庫群中的其中一棟。只怪當時看到四行倉庫太興奮了,都沒去查證一下到底是不是這一棟,而且當時也以為四行倉庫就只有一棟,沒想太多,真是烏龍。

 

身為一個愛國青年,自然要效法一下當年楊惠敏的精神,親自送上一面國旗來四行倉庫,以紀念當年的抗日先烈。只可惜現在飄揚在這片土地上的已經不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了,一切都已成為歷史,這面青天白日滿日紅旗不知道會不會在我有生之年在這世界上消失,唉,年輕時候再怎麼的憤青,過了幾年現實的磨礫之後,那種憤青的書生意氣也終將給磨平了。

四行倉庫
地址:上海市閘北區光復路1號


檢視較大的地圖 

 

, ,
名稱
電郵
留言
SalaD blog 發掘你的日誌,讓好 Blog 感染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