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美容

相遇愛情

by osturhe 中國1 年前

習慣了舔著夜色,在一盞似濃非濃的茶香裏輕歌曼舞,偶爾邂逅一段遠古的愛情,然後把自己沉浸在無邊的寂寞中,去和文字纏綿,時而傷感,時而甜蜜,這早已是我多年來落下的舊病,無法醫治。

 

當北方的秋還未來得及細細打扮,一個轉身,冬就快要跨進了門檻。換上暖衣,關閉清寒,把光陰在文字裏演繹,一遍又一遍……

 

才一低眉,忽然間看到了冬林筆下那個少年,戴著眼鏡,在窗裏,在書中,像一只泊岸的船,與我隔著茫茫的海的。在那樣一個雨花氤氳著涼意的清晨,手捧一本唐詩正在沉吟,冷不丁他從插圖中走來,整個心都浮動起來。

 

愛情,竟然是這等美好。年少時在村後,偷偷被拉過的手,想起來就會臉紅,像極了八月熟透的酸棗。後來躲在樹樁後面,目送他上軍校,愈走愈遠。那時候,愛情似一汪清水,清澈甘甜。每每夜色下,念來心就“怦怦”跳個不停。

 

讀書,讀到淚流滿面,莫過於寶黛之愛情。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總虛化?一個妄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禁得起秋流到冬,春流到夏!在眾多的女兒香中,唯有她的眼睛洞察了他的靈魂,他們不為仕途,只奔生命本真。愛得乾淨而純粹。

 

原來,你來之前我都是在恍恍度日,你來後我的世界青山綠水,花開嫣然。

 

一段木石前盟,在鏡花水月的故事裏輾轉千年,最終魂斷香散。

 

一座城市的淪陷,造就了一段傾城之戀。特殊的時代背景,扭曲著一段感情,生與死的考驗,拉近了兩顆孤獨的心。張愛玲的《傾城之戀》感動著多少人?戰火紛飛的歲月,或許愛情更簡單,我們都好好活著,一起到老。

 

“你不來,我怎敢老去?” 作家王臣告訴我們,“說一萬遍我愛你,不如好好在一起”。

 

好好在一起,說得多好呀!讀到此句,我哽咽了。或者說,我太感性,動不動就觸動了淚腺。

 

對於愛情,我依然心存美滿。喜歡看夕陽下蹣跚的老人攙扶著走路的笑臉;喜歡聽公園裏年輕的情侶們嬉笑的聲音,喜歡鬢邊的細語呢喃;喜歡這時光深處有一個人懂我心底的冷暖。只是,有些愛,我不敢涉足,怕碎了,心就會淌一地鮮血。

 

看網路文字久了,相遇了很多愛情。無論是筆尖下的編撰,還是真情的流露,都敲打著心扉。誰是誰的誰?一次點擊,一份夜的守候,一段屏前的懂得,都在文字的世界裏傾城。在想,有多少孤獨的靈魂還在夜的蠱惑下游弋著?無處安身。

 

網戀,到底算不算愛情?我無法回答。我想網中的故事就像書中的故事一樣,太美!美得只適合戀,不適合愛。戀,可以是惦記和思念;愛,卻是一種責任。

 

曾經認定,一個女人的憂傷可以在文字裏,以分行分節的形式,被某一個人接到掌心裏融化。從此,文字不再薄涼。

 

很多年前,也有人呵護我如三月的花。他常在深夜,拖著疲憊的身子,坐在時光裏聽我說話。說,願意這樣聽我說話,一直聽下去……他許下的諾言很簡單,可終究沒有實現的空間。久了,我們都累了。

 

誓言終究抵不過似水年華,你不來,時光會老,我也會老。“時間沒有等我,是你忘了帶我走 ,我左手裏是過目不忘的螢火,右手裏是十年一個漫長的打坐……(於丹)”

 

在微信上,看到一句話:“有話說,就有愛。”從開始的無話不說,到後來的無話可說。愛情老了,可你怎麼還那麼年輕?有時候,愛情真的比我們老得早。

 

“我不會說話,可你病了,我心裏難受。”你說。夜裏,正在寫字,你來了電話詢問病況。我冷冷地回答。心裏有些抵觸情緒,埋怨你的不會說話。其實,我的每一次任性都被你包容,用心暖化。對於女人來說,呵護比愛情更為重要。

 

終於理解了蘇芩的那句話:戀愛的內容越是熱鬧,冷卻的速度也就越快。深切的愛情,讓人終於不再害怕寂寞,因為那個無人的世界裏,才全都是他。

 

風吹開了輕掩的窗簾,遠處燈火闌珊,聽得見你耳畔飄過的鳴笛聲,我知道你還在路上。

 

這個夜裏,我寫完柔軟的字,擱下筆,就去找你。親愛的,你應該懂得任何文字,都不及放牧天涯。牽著我的手走吧!這一生太短,短到無法奢侈時光的午餐,轉眼就到了晚餐。我怕,你會忘了帶我走。

名稱
電郵
留言
SalaD blog 發掘你的日誌,讓好 Blog 感染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