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美容

前緣修未滿,何以聚今生

by causon 香港1 年前

昨夜寒霜消舊夢,桃紅柳綠一簾春。姻緣幾度輪回曲,弱水三千濺紅塵。時光輕,歲月微,花落花開又一回。前世緣,今生續,幾度回眸待誰歸。流年淺,芳菲短,空歎百年落成灰。寒燈把盞,滄海成桑田,卻道是:前緣修未滿,何以聚今生?

 

——題記

 

三生石上三生緣,奈何橋下問忘川。修得幾世同船渡,又俢幾世共枕眠?共看滄海月明,相依藍田日暖,紅塵曉夢醉心田。誰知夢醒良人遠,竟是絕情踏誓言。無奈緣字怎堪解,多少癡情化執念?

 

前世之緣今生續,夢裏夢外斷腸魂。流連夢返卻不知,又要修幾世,方得上天眷戀。憑欄把酒,醉笑蒼天歌一曲:若是今生緣未滿,縱我筆墨修姻緣,只叫殘章作憑據,許我來生不負君。

 

今宵醉裏寒燈滅,寂寞孤魂隨夢飛,誰知夢入相思路,竟是無端闖輪回。輪回路遠,寂寞難耐,更甚是,黃泉幾處惹人哀。蘭舟情漿渡忘川,癡心血淚灑奈何,終得一碗孟婆湯,消去梗咽的痛苦,磨滅愛恨的回顧。最後你看,那記憶,殘碎了一地。也只怪,前緣修未滿,唯有斷腸淚。

 

魂飛夢縈落忘川,蕭蕭江水覆雲煙。百年相思歎緣淺,千裏河堤幾度寬。身冷寂,影孤單。獨獨蘭舟空自旋。曼珠沙華問彼岸,何處鴛鴦渡良緣?奈何彼岸無人語,解我心迷做我仙。天地茫茫青石爛,時光末尾記憶燃。

 

記憶在燃,怎樣的身影,重疊成我眼中的輪廓?是你,穿過時間的縫隙,越過蒼茫的河途,來到我的身前。只見你,清新素雅的裝扮,似是芙蓉出水般不染塵埃;只見你,飄逸溫婉的青絲,隨著江風吹動成人間最美的舞姿;只見你,清澈如水的雙眼,在一睜一合間沉淪了我滿腹的心事;只見你,嫺靜如花的面容,在一笑間化解了我三生的癡愛……原來緣分不曾走遠,原來你一直在為我等待。

 

記憶在燃,怎樣的故事,演繹成我心中的煙火?和你,一起笑過了錦瑟的流年,一起哭過了迷惘的歲月,陪我走過了這跌跌撞撞的生活。還記得,我們一起嬉戲在故鄉的那條溪水裏,那時我們笑的是多麼的純淨;還記得,我們在清晨一起走過校園的綠蔭小道,那時我們一起朝著大學的夢前進;還記得,我們一起跋山涉水看風景,那時我們便是世間最美的風景……原來緣分一起就在身邊,原來你一直看著我的腳印。

 

記憶在燃,怎樣的承諾,嫣然成我三世的因果?我們,相遇了一世又一世,錯過了一生又一生,究竟是老天的捉弄,還是緣分的戲耍。要修多少世,我們才可以擦肩而過,是五百次的回眸嗎?要修多少世,我們才可以同舟共渡,是千萬次的顧盼嗎?那麼,又要修多少世,我們才可以同床共枕呢?誰知道答案,請告訴我好嗎。時光一直在流逝,記憶將要燃盡,如何能將我們的前世今生都收留住。我大聲的哀嚎著,痛徹心扉的淚流進了蒼茫的忘川河裏,此刻我多想,有人給我一個擁抱,溫暖我寒冷的心,有人給我一個深吻,吻幹我千年的淚花……可惜直到記憶燃盡,始終都沒有人出現,唯有那些落進忘川河的淚花,在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化作一顆顆珍珠,飛入三生河畔的那顆三生石裏。宿命輪回,此刻誰也不知道,我們一直都在積累著緣分。

 

記憶燃盡時,我飄飛的魂魄化作了一副身軀,落在了忘川河邊,明眸空洞,面容冷峻,忘了嗎?真的忘了嗎?那些不變的承諾,該怎麼走到天荒地老。那些相依的甜蜜,如打進靈魂的蠱,若我們再次相遇,靈魂中是否會傳來那撕心裂肺的痛楚?如果此刻踏進輪回的路,我一個不經意的回望,是否這千年的情,可以停下我輪回的步伐?

 

忘川河邊,我迷惘的沿岸行走,那座橋,不經意間的出現在我眼中,於是我踏上了這座橋。這橋的名聲很大,它從黃泉一直傳到了人間,從這輩子接到了下輩子。這橋是堅固不催的,任憑風雨,生生不息。這橋是永恆不變的,變的永遠都是那些路過的人。

 

沒錯,這就是承載了無數個遺憾和歎息的橋——奈何橋。奈何橋上的我,早已在忘川河上丟失了記憶,我腦海中空空的,什麼也沒有。當我走到橋的最中間時,情不自禁的歎了一口氣,突然天地異象,一個個斑駁的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像是看著無數場電影,那些畫面中的人,每一幀都有自己。那是曾經的自己,前世的、前前世的……也不知道看見了,多少次輪回前的自己。

 

腦海中瞬間填滿了各種各樣的愛恨離愁,淚水從那明澈的眼中飛流直下,也不知道是愛還是恨佔據了我的心頭,也不知道是無情還是癡情感染了我的靈魂。只一聲歎息,便承受了千萬次的生死,而那些冥冥中的緣分,有的已經泯滅了,而有的卻更加厚重了。我倔強的行走著,任憑那些早已逝去的畫面在我腦海回放,只因為此刻,我心中默念著一個人的名字。那個人就是我輪回後所愛之人的名字,我與她不知道修了多少世的擦肩而過,也不知道曾有多少次深深的顧盼。

 

奈何橋上,我聽見了千千萬萬的歎息,念醒了生生世世的名字。終於,我就快要走過奈何橋了,而此時畫面也跟著消失了。剛想回望一下奈何橋,就傳來了蒼老而慈和的聲音“輪回入口莫回頭,且把今生寫無憂”這就是我最後要見的孟婆,她拿著一碗湯,也是我往生前的最後一碗湯,喝了它就可以忘記所有的一切,包括我深念的名字。

 

奈何橋後孟婆湯,飲得一碗忘君郎。不問孟婆前世影,只念來生少離殤。誰把淚灑忘川河,誰把相思歎奈何,飲了此湯,恩怨再無恙。飲完孟婆湯,才許走完奈何橋,一次輪回,也似一場生死,從無到有,再到無。

 

本欲問那孟婆,忘川河裏多少淚,奈何橋上幾歎息?卻又想,孟婆湯後再無一,不如輕盈走。三生石上一輪回,何苦無奈解心迷。飲此一湯皆忘卻,來生定會有賢妻。看那忘川水,洗盡一生的回憶,走那奈何橋,喚醒生生世世緣。的確如此,既然飲盡孟婆湯,何不逍遙去往生。

 

夢醒成空挽青絲,紫陌韶華誰人惜。撚半分水墨,填一曲清詞,你此番離去,錦瑟還能共與誰。憶那天相逢時,你素素白衣,我半臥草地,無端相識而笑,又隨月色贈詩。還憶當初相知日,與君共唱西湖水,如今西湖水依舊,而你卻何在?

 

歎得離歌盡,寒燈把盞點相思,誰人知曉意。原來你我,前緣尚未滿,今生相逢談笑歌。歌盡人散寒燈滅,到此作離別。今宵執筆自歎:擦肩而過,回眸修,同船共渡,顧盼修。若要把盞共眠,誰知同船修幾世。緣未修滿人自離,緣若修滿愛自來。縱使曾有山盟誓,緣盡心傷一曲哀。

 

繞指溫柔今尚在,念想三千鎖空樓。昨夜殘溫,可否留君夢,作君愁。芸芸眾生相遇客,幾曾月圓伴我身。如花美娟無人問,似水流年又一人。終是半生恨刻骨,半生愛無痕。莫道緣深或緣淺,今世怎知前世根,莫念情濃或情淡,我心可鑒相思門。

 

殘霞悠悠化雲煙,孤魂寂寂把誰牽。忘川水卷癡心淚,奈何橋上歎輕安。一生離歌為誰作,幾世煉情修滿緣。是誰許天荒地老,又幾人堅守諾言。伊人遠,自是歎,青春錦瑟空遺憾。無奈,無奈,卻是情深緣未滿,陌路相逢一場歡。

 

緣生水起,緣盡燈滅,千千萬萬人,今生應修幾多緣。情深是心,情淺是命,生生世世愛,誰恰巧與我緣滿。這看不透的姻緣,那望不穿的前世,讓多少人心甘情願輪回百世,又讓多少人為愛等待。殘燭凝落灰,惹了半生情癡。殊不知如此:你為心上人牽腸掛肚,別人為你朝思暮想;你為心上人痛徹心扉,別人為你黯然銷魂……是應該愛,還是應該恨,是應該堅持,還是應該放手。這理還亂的情思,這說不清的糾葛,誰又可以斬斷。

 

揮之不去的是往事,忘之不能的是身影,那些青春裏遺落的故事,一幕幕嫣然成時光的秘密。當你我身隔天涯,情落海角的時候,自己就應該清楚,你給我的刹那芳華,便是我今生難以企及的永恆,那些不朽的誓言,依舊飄散著,在光陰裏,紅塵裏,隨著塵埃,隨著流水,一直無聲的飄散。只是你和我不知道,只是我們再也不能像當初那樣朝著天喊,朝著地吼了。

 

曾經愛過,你是我念碎三生的名字,如今分離,你是我聽落九天的風月。這無法相守的諾言,這難以更改的癡情,如相思的桃紅,一季又一季的開落,只為等待某天,你和我在這裏路過。

 

輪回百轉,為君修緣,縱我癡心不改,君既已離去,留我唯有煉情鍛夢。縱然情很遠,卻到不了前世,縱然夢很真,卻依舊需要醒來,那相思的憑據,唯有濕了的枕知道,唯有痛了的心清楚。而今生,當是看了一場煙火,燦爛了雙眼,涼了心。只望來生,君可許我一世的溫柔,傾倒了河山,暖了心。

 

昨夜寒霜消舊夢,桃紅柳綠一簾春。姻緣幾度輪回曲,弱水三千濺紅塵。時光輕,歲月微,花落花開又一回。前世緣,今生續,幾度回眸待誰歸。流年淺,芳菲短,空歎百年落成灰。寒燈把盞,滄海成桑田,卻道是:前緣修未滿,何以聚今生?

名稱
電郵
留言
SalaD blog 發掘你的日誌,讓好 Blog 感染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