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美容

繁花開在濕月上

by causon 香港11 月前

人生終究不能夠完美,烏雲遮天之時,是留在大觀園裏淺吟低唱,用一曲《葬花》來葬魂,還是讓雨天裏濕掉的月亮在夢裏開出層疊的繁花。

 

深靜的夜空,就這樣觀望,讓風景成為風景。窗外泛起的炊煙,仿佛看到你“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委婉含蓄楚楚動人的少女情態。

 

然而,一場浩劫,靖康之恥,卻打破了幸福美滿的生活,你在流亡之際,途徑烏江,毅然發出了“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的感慨。

 

從此,你的詞不再充斥著少女生活瑣事,而是增添了憂國憂民的情懷。後人為了祭奠你——易安居士,將你列為婉約派四大旗幟之首。

 

想到這,淺淺的欣喜,如一泓春澗的溪水浸過心目,我似乎聽到了美妙的樂曲,名為“徽音”。

 

林徽因,一個富有傳奇的女子,你的生命中有疼痛,但沒有陰暗;有貧困,但沒有卑微;有悲愴,但沒有鄙俗。正如裏爾克的描敘:“生活在不斷擴大的圓形軌道,它們在萬物之上延伸,最後一圈或許完成不了,卻努力把它完成。”你用滿腔靈氣點燃了生命的奇跡,你就像在風雨飄搖的年代給予人們希望的曙光。

 

不論是易安的國仇家恨,還是徽音的傷寒病痛,她們都用彼此的經歷訴說著一個亙古不變的道理——“繁花開在濕月上”

 

我相信苦痛不過是幻象,是繁花綻放的必經之路。於是,能夠有更多的勇氣,去衝破頭頂的硬土,在絕望裏生出希望的花朵。

 

每日黃昏,西天邊總是血紅一片,那是雲流著血寫給太陽的詩,在夕陽西下的那一刻,寫下的他的眷戀和不舍,因為每天受著撫摸和關心,所以才會愛上太陽,心即使再累,即使明知道不可能,也不會因此沉睡,因為只要靜靜的看著她就好。因為我還年輕,我還有夢,我要像雲般執著追求,然後踩登任一座高峰,攀牽著白雲和錦樣的霞光。跨一條長虹,瞰臨著澎湃的海,在一穹勻淨的澄藍裏,書寫我的驚訝和歡欣。

 

繁花開在濕月上,綻放的如此璀璨。

名稱
電郵
留言
SalaD blog 發掘你的日誌,讓好 Blog 感染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