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藝術漫畫

人到中年,放棄些奢侈的追求,隨心

by zishanlongwang 2 年前

前些天買回來一張大床,潔白的床頭上是線雕的白色纏激光脫毛價錢枝蓮,只有左下角的半朵填了顏色,紅得喜慶而誇張,配了床罩,整張床素雅潔淨舒適,讓我好喜歡。卻並兒子霸佔去了。我和先生只好睡在小床上。先生擠兌我,要我去小床上睡,我說我是家裏的女皇應該享受最高級待遇,他就念叨起前些年我慣用的伎倆“離家出走”,揶揄我這人越來越沒志氣,笑話我當初擲地有聲的那句“絕不乞求愛情”,說這些年他感覺出些乞求的味道來了,我於是跟著他樂。
那時候,年輕氣盛,偶爾爭吵,情緒激烈的很,氣不過時常常攜了包要奪門而出,卻被他和兒子生扯硬拽了回來,於是生悶氣,打冷戰,好幾天都不說話,背對著背睡,之後的和好多是他妥協的結果。經他一提醒,突然發現好長時間以來我都順著他了,他什麼時候想吃飯我就做,甚至有半夜起床為他做荷包蛋的歷史,乾淨的衣服呀洗腳水呀我總是提前備好了的。
原來這傢伙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實現了他“從奴隸到將軍”的夢想。歲月,真夠邪乎的,怎麼就不動聲色的磨掉了我的棱角呢?想想當初那個心高氣傲、爭強好勝的我,自己都覺得如今“平易近人”的有點不可思議呢。
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年少時,追求個性,心氣兒高,雖然穿素樸的碎花兒衣裳,心裏老覺得自己是那出水的芙蓉。不輕易服人,不輕易示弱,拿“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之類的詞句套用給自己,總覺得自己是與眾不同的一個,狂妄得很。那時候流行“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現在兒子唱得是“我就是我,是人間不一樣的煙火”。記得二十多歲時用毛筆在一大張宣紙上草書“龍豈池中物,乘雷欲上天”,懸掛於辦公室內,張揚到不管不顧。直到淋了歲月的風雨,被日子絆得栽過些跟頭,才如夢初醒,知道自己也只是吃喝拉撒一俗人,奔波忙碌著不是在幹事業而只是維持生計的需要,平和了,入俗了,心性不那麼急了,漸漸穩妥。其實,這樣,挺好。雲彩上站著的,是神仙。俗人,只有腳踩在大地上,才踏實。
細看“俗”字,一人一穀,並排站著,應該就是民以食為天的道理。人生在世,吃飯穿衣是硬道理。先為吃飽飯穿暖衣而努力,之後為吃好飯穿漂亮衣而奮鬥,再之後為吃找換店得營養穿得尊貴而拼搏。每個人的人生目標都是芝麻開花節節高,得窮其一生去抗爭,去征服,去面對挑戰。於是,芸芸眾生踩踏得人間紅塵滾滾,喧鬧紛爭經久不息,於是抱怨,於是吵鬧,於是覺得累覺得苦。
健康,平安,金錢,權力,愛情,一切,攪擾著我們,讓我們不得安寧。佛說,這是一個婆娑世界,婆娑即遺憾。每個人的一生,都會有這樣那樣的遺憾,把你糾纏到精疲力竭。
漂浮於俗世煙火之上的清高和寡是不可取的。有人說,煙花燃放時看到的都是寂寞,雪花紛飛時感受到的都是寒冷,至於愛情,那就是巫婆布的蠱。有人說人間到處都是爾虞我詐、陷阱叢生。這樣的說法寒氣逼人,讓人覺得人心是冷的,世界是慘白的,人活著是苦不堪言的。然而,萬家燈火璀璨,人間一片歡騰,你卻一個人悲著痛著,與世隔離著,把自己懸在半空中,夠不著天觸不到地,除了傷害自己,會收穫什麼呢?花開之時,你不看花豔不聞花香,卻一個勁兒擔憂著花哪一天會落,醞釀著葬花的悲哀,有用嗎?
從這個角度說,入俗的確是不錯的選擇,融入這個俗世,就容易平和快樂。但是,俗到津津樂道家長里短,俗到眼睛只看得見金錢權利只知道唯利是圖,便是俗不可耐了。疲於奔命之餘,精神享受尤為重要。有一點正當的愛好,有一些可以夠得著的追求,閒暇時光裏,把自己從俗世中稍稍拔高一點dermes 價錢點,覓得一些情趣,人生就會多了色彩添了了味道。
世間諸多事物,是記憶體了因果的。你棄溫暖於不顧,只一味求索與玩味痛苦,再好的日子也讓你過得味同嚼蠟。如若你只索求並安享身邊的點滴幸福,並悉心培植與經營,暖媚必將因你而生,安寧必將與你同行。
人到中年,放棄些奢侈的追求,隨心,隨性,隨遇而安,把自己的時間,浪費在更多美好的事物上,才划算。
日子過得充實,且懂得享受生活樂趣,才是最好的愛自己吧。感悟人生

 

zishanlongwang
名稱
電郵
留言
SalaD blog 發掘你的日誌,讓好 Blog 感染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