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親子教育

那些青春的印記

by nankeyimeng 台灣2 年前

起床鈴響了,又是新的一天。小易面對嶄香港如新集團新的高中生活,滿懷希望。確實如此,學習再也不會每天只對著幾本書了,學校裏經常帶學生去實習基地,學校更注重學生的動手能力;老師再也不會像初中時母雞帶小雞似地一天到晚跟著,讀書生活自由而充實。
這天,小易像往常一樣,早早來到教室。教室裏有幾個女同學湊在一起切切察察,看見小易進來,連忙住了口。小易不知狀況,也不好意思詢問,就來到自己的位子上晨讀。
半天的學習很充實,可是小易總覺得班級裏的女生有點怪。似乎有什麼瞞著她,又似乎不想讓她知道。中午,吃過午飯回到寢室。又是一群人圍著嘰嘰喳喳,看著小易回寢室,大家一轟而散。
高中寢室很簡陋,就是平房大教室改成的。床位滿滿的,有高二的果樹班、財會班再加上我們高一的園藝班、畜牧班,那些同學全是別班的。坐在床頭,小易易經大師蘇家興疑惑著:她們又在議論什麼,難道真有什麼大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想到此不由得慌亂起來。自己回想自己這兩天有什麼事情做得不對。又沒有考試,又沒有運動會,又沒有出去實習過,自己每天白天上課,晚上晚自習,接著睡覺,哪有什麼事情可以神神叨叨的?
正胡思亂想,看見早上在教室一輪的周亞芬和鐘欣走過來。小易就上前詢問。
“嗨,你們早上在說什麼好事,讓我知道嘛。”
周亞芬笑了笑逃到寢室的另一道門前,顧自己賞風景去了。小易連忙拉著鐘欣:“告訴我嘛,你們別瞞我了。”
鐘欣掙脫小易的手,對著小易擠眉弄眼:“想想吧,仔細想想自己啦……”
小易更疑惑了:“我有什麼好想的,我好好的!”
寢室裏的其他人聽見小易的話,又笑開了。
真撞見鬼了,小易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此時,好朋友許飛進了寢室。
小易向她使使眼色,許飛走了過來。
“飛子,她們在說什麼?我怎麼感覺在說我呢?”
許飛看了小易一眼,意味深長的說:“想知道嗎?寢室都快傳遍了!”
小易更奇怪了:“究竟什麼事,早上進教室,班裏的幾個女生就在說什麼,我進教室,他們就不言語了。剛才回寢室,她們又在說什麼,我真不明白,有什麼事情需要這樣指指點點!”
許飛看著小易的認真樣,撲哧笑了出來,把頭伏在小易的耳朵邊上,小嘴輕輕地說:“她們在獨家爆料,主角兒就是你!”
小易聽到這樣的話語,如墜雲裏霧裏,拉住許飛的手:“快告訴我呀,我要瘋了。”
許飛乾脆坐在了小易的床上,與小易並排靠著床欄:“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對班級的一個男生有好感。”
小易堅定地回答:“沒有!怎麼可能!”
“真的沒有,不騙我!”
“真的沒有!我幹嘛要喜歡誰,有必要嗎?”
許飛見小易如此否定,也奇怪了:“你真的沒有!那你昨晚上怎麼會夢裏叫喚那個男生的名字,叫得那麼響亮!寢室好多同學聽到了,你賴也賴不掉了。不是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
這次輪到小易傻眼了,正是十七八歲的年齡,碰上這樣的事情,讓很多人知道,沒的也會變成有的。你越解釋,越神叨。她瞪圓眼睛,看著許飛,臉也刷地一下紅了,嘴巴半天沒合上:“許飛,你快告訴我,我叫誰的名字,羞死人了……趕快告訴我!!”
許飛用小手點住小易的鼻子,說:“你——斷定自己沒有對男生有意思,真沒有,我就告訴你!”
“快呀,別把我急死!”小易知道許飛的軟肋,一邊追問,一邊就撓她癢癢。
許飛連連討饒:“好好好,告訴你吧,就是你前桌的皇甫峻!”
聽到是皇甫峻,小易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那個該死的懶蟲,害得我差點被同學們演繹成“桃色新聞”。
說起皇甫峻,小易真是對他要拜佛為止。皇甫峻,他是一個讓人看一眼就能記住的男生,一個很護肝食物特別的傢伙。

 

nankeyimeng
名稱
電郵
留言
SalaD blog 發掘你的日誌,讓好 Blog 感染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