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藝術文章

雕琢秋菊的綺麗佳作

by obtain 中國2 月前

林間陌上,盡染秋色,晨暉透過枝梢葉隙射進縷縷光束,在淡淡的蒸蔚中泛著暖暖的氤氳。桃樹早謝春紅,搖曳著孤戚的身影;栗榛雕落青翠,垂下“華蓋”“流蘇”,荊叢則睡意朦朧,瞇著枝尖上凝結的露眼,默念著昨天的故事;唯有那櫨木婆娑,著壹身紫裳,炫酷拉風。

兩只山雀啁揪沒喚起我雅賞,倒是林地上那爛漫的金菊情鎖我的雙睛。驀然想起宋人張孝祥的那句“冉冉寒生碧樹,盈盈露濕黃花”,不禁肅然。古人總是贊賞菊的玉節光華,撫慰初始的清純。時光拋人,命途多舛,追思那流逝的不在,誰說只是詞砌不是心音呢!

李易安的《聲聲慢·尋尋覓覓》闕闕愁象,“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在她眼裏,“人比黃花瘦”。

其實,追往事,去無跡。劉克莊眼空四海,少年自負淩雲筆,自戲“若對黃花孤負酒,怕黃花也笑人岑寂”。如此,實在不知當年的黃花如何看待這般才女、書生。

壹束陽光投射到花叢上,斑駁落錯的花蕊兒瞬間水靈,若鵝黃玉翠,風和著陳年酢香。也是,昔日李白《九日登山》,“笑酌黃花菊”。蘇門四學子之壹的黃庭堅也顧影徘徊,“暫得尊前笑口開。萬水千山還麼去,悠哉。酒面黃花欲醉誰。”看來,這黃花也不盡然孤淒,東籬之下,悠樂在人。

那對山雀鼓噪煩人,經隨著我旋飛落起,把樹梢上的凝露撲棱下來,搖曳著心愛。再看那朵朵黃花驚容失色,浸著顆顆珠漬。旋即想起宋末元初詞人陳允平兩首詞,《點絳唇·眉葉顰愁》和《點降唇·別後長亭》,“獨倚江樓,落葉風成陣。滿地黃花恨。”“雨襟煙袂。都是黃花淚”。在西麓眼裏,黃花寄寓著早年富貴而文雅生活,飽含著三次出仕的風霜,疊藏著遭人謀害身陷牢獄的不幸。因故見花濺淚,恨別驚心。

林間的濕氣漸漸散遠開來,陽光少頃靚麗些許。斷煙離緒,移步換景,著意還不離開那花兒。南宋詞人吳文英倒有些含蓄,“半壺秋水薦黃花,香噀西風雨”。將離愁別緒之情,溶於秋水,寄予秋菊,念想那心上之人。咀嚼品味,另一方面行業並購驅動下的企業現金流也不強,可以說面臨著不小的壓力,哀艷深沈。

“卻怕黃花相爾汝”,“休說當年功紀柱”。稼軒不但人爽朗侃快,詞作也別出風采。何必居功自傲,不怕黃花看笑嗎!在他心中,秋菊也是頂天立地的英雄!

名稱
電郵
留言
SalaD blog 發掘你的日誌,讓好 Blog 感染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