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美容

一路走過的風景卻忘記家的路

by fragrant 香港2 星期前

春雨。一切都沒有停止增長的步伐,一股令人窒息的增長的力量,似乎與春雨相提並論。比毅力,比誰的生命力更加旺盛……

可能受電影漫遊地球的影響,太陽還移動了一個世界旅行的想法,並付諸行動,忘記了家裏有很多人懷念它。但毫無疑問,那些走在路上的人沒有時間照顧他們的家人。

兩個不同的人,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一起生活,總是磨合。自律的生活習慣,不喜歡看到一種松散的狀態;習慣於隨心所欲地生活,也不喜歡看著一絲不苟的日子。前者說後者寬松,後者說前者不夠浪漫。後者堅持認為快樂的日子是由無數的變量組成的,但前者是殘酷的形式和僵化的。前者不能說服後者,後者也不能影響前者。日子便一如既往地以各自感覺的最佳狀態發展著,持續著……

他們每天都忙著不同的計劃,雖然在同一個時間和空間裏,但這兩個身體就像空殼,沒有溝通和交流。這兩個人仍然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似乎沒有交集,逐漸習慣了彼此的世界。

一個人的世界?當彼此意識到對方在彼此的世界裏慢慢融化時,他們都顫抖起來,放下各自執著的東西,心連心地、貪婪地交談著。試著盡快進入對方的內心。

我們是一個小世界,有兩個人,一個大的群體。我們朝著同一個目標跑去,不再是陌生人,然後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他們對自己和彼此說。他們找到了他們的原始心髒,並把他們的一半精力投入到彼此的關注之中。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不影響對方的幸福感以及他們失去的時間。相反,因為討論,一份幸福變成兩份;因為承諾,一份悲傷,只有一半或更少。他們對這一發現欣喜若狂,並不為過去浪費了很多時間而悲傷。

有些人說:你有什么在你的心裏,你在你的眼睛裏看到什么。然後,如果你心中有愛,無論你的眼睛能到達哪裏,都會有光。

一百年造一條船,一千年造一個枕頭。今生的命運,我們要感謝前世的渴望,甚至前世的修行。以千年的實踐來換取世界上幾十年的命運,這是不值得的,也是徒勞的,是千年的實踐。

我能聽到窗戶上一只雙粉蝴蝶的腳步聲,笛聲和聲音,山和雨的林花絲路聲,春綠和霧的時間,以及雲的邊緣。

靜得只有風在低語,喚醒夢中的愛人。

捧起一杯冬雪,暖心伴春寒。

吃茶桌,讀一卷"東坡",玩幾次,制作幾片玉器,水又軟又軟。在蘭花的香味中慢慢地喝,等待微風吹來。在味道上,夜晚溫暖的腮胡,星光染過的眉毛。

在半夜,一股傾心的風,輕輕地穿過了雲霞的縫隙,溫柔的感情走出了溫暖的狀態。雪,光滑,綠色。

走過苦澀的相思,揉一行詩,在田野山脊上的紅塵中,撫摸著清月的風,收獲自己,然後幹成一片,一段話,緊緊地握在手心。

樹葉像雪一樣飄落。天空的深灰色打開了。春天一肩卸下了所有的記憶,碾碎了雪,呻吟著疼痛,滄桑的生活在泥濘中。

小城鎮,古老的橋梁,人群,街道。秋天的時候,窗戶的前部站得很遠,牆上的牆也延伸開來了。石巷的心跳,一道遙遠的光芒,刻有思念筆觸的信頭。

煙從屋簷卷曲而出。黑色的瓷磚沿著白色的牆壁脫落。溫柔的吻著冬夜的後邊,測量著愛的一條河。雪花從山峰上飄落,飄蕩著,沉迷於間歇的夢境。

石板上的雨滴和雪花布滿了角落。在腳步聲中,一片遙遠,一頁的哀傷。

遠望風,滄桑已被遺棄。西掛在夕陽下的樹梢,放開了冬夜的窗格,溫暖了旅遊關懷的心。

這扇窗戶,留下了歲月的詩句,所有的一切。

捧一杯冬雪,暖春。

楓林、山川。雪花的數量,會有很強的長期性思考。

沉默寡言,無憂無慮的青煙,遠離煩惱的距離。白雪的含糊首先出現在蜀東,它減少了每月短缺的孤獨感,溫暖了一年的陽光的柔情。

漫步月光,寧靜冬夜。朱砂的眉頭是明月,黑色的睫毛是良心。藍色和白色的熒光手柄,月光在吟唱。丹青的開場,弦滲入夜空,冬雪逐漸溶入記憶,流傳於過去。

雪是冬天的花朵。優雅而清澈,芬芳而豐富。春暖花開,雪夜芬芳。

暖暖的春天在召喚,飄落著許多詩意。這是一個清澈的月亮,在城市和長城。

fragrant
名稱
電郵
留言
SalaD blog 發掘你的日誌,讓好 Blog 感染好生活